返回
推进党内监督与人大监督 有机贯通、相互协调的实践和思考
时间:2020-10-27 00:21:17点击数: 来源: 怀化人大
推进党内监督与人大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的实践和思考

 

曾庆于 谭永武

 

人大及其常委会是党领导下的重要政治机关,既要讲好党言党语,也要讲好法言法语。讲好两种语言关键是落实到具体工作中和实际行动上。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构建党统一指挥、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把党内监督同国家机关监督、民主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贯通起来”。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进一步明确“以党内监督为主导,推动各类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推进党内监督与人大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是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讲好党言党语和法言法语的具体体现,也是做好新时代地方人大工作的根本要求。笔者结合怀化人大工作的实践对此略作探讨。

 

一、党内监督与人大监督有机结合的“怀化实践”

(一)探索开展“巡评结合”。为探索推进党内监督与人大监督的有机结合,2018年,经市委同意并授权,试行将市委巡察与市人大常委会工作评议两种监督方式相结合,在湖南省乃至全国市州人大中尚属首次。一是共建工作小组。市委巡察办会同市人大常委会工作评议调查组组建2个巡察评议组,分别对市民政局、市交通运输局进行立体式“扫描”。根据工作需要,巡评组组长由市人大常委会正处级干部担任,副组长由市委巡察组副处级干部担任,成员由市委巡察组、市人大常委会工作评议调查组成员共同组成。二是工作同步推进。在巡察评议中,凡是可以共同开展的工作坚持一体推进,如召开动员会、听取汇报、开展谈话、反馈工作、接受信访举报等工作。在召开动员会上,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市委巡察办主任同时出席会议,对工作作出部署,充分传导全面从严治党和加强人大监督的压力。对于不可一体推进的事项,尤其是涉密事项,坚持分头负责、分类处理、相互借力,拓宽信息来源,延伸监督触角。三是成果共享共用。注重加强成果的同步运用,即同步快办问题线索,发现问题后双方及时进行研判、分类处置、及时移交,督促有关单位快查快办快结,迅速产生震慑效应;同步推进共性问题整改,对共性问题巡评双方共同研商、双管齐下、立项督办。如,市委在开展政治巡察时发现交通部门存在执法程序不规范问题,市人大常委会工作评议组根据市委巡察意见,在市人大常委会会议上进行了专题询问,进一步规范了执法行为。实践证明:这是对被评议单位的一次政治巡察和法律监督、工作监督,实现巡察和评议两种监督方式的深度融合,是有效整合监督资源的实践创新,既减少了被监督检查单位的重复工作和负担,又有效整合监督资源。党内巡察从人大检查被监督单位履行法定职责的情况来查找政治偏差,增强了党内监督的全面性、严肃性,人大工作评议从市委巡察的政治体检上寻病根、查病灶,探病因,增强了法律监督的精准度、有效性,实现“1+1>2”监督实效。

(二)积极推进信息共享。市人大常委会紧紧围绕市委贯彻落实党中央大政方针的决策部署,创造性地做好立法、监督、代表等工作,立法、决定、监督计划等报请市委审定,重大问题、监督成果等报市委决策参考,为开展党内监督提供信息和依据。如,近年来,市人大常委会注重发挥财政预决算审计监督的作用,在年度审计计划方面,督促审计部门结合市纪委监委工作重点来确定方向;对审计查出问题,督促审计部门该向纪委监委移送的案件要抓紧移交,坚决依法依规查处;市纪委监委根据市人大常委会有关建议,及时对审计相关问题进行查处。又如,市人大常委会对工作评议测评结果、代表建议重点督办件测评结果等及时向市委汇报,执法检查暗访报告送市委政府主要领导参考。2019年,市人大常委会组织开展了禁毒“一法一办法”执法检查,省政协副主席、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彭国甫对贯彻落实执法检查审议意见提出要求,强调指出“市、县、乡、村四级党组织必须扛起禁毒工作的政治责任,加强引导、加强谋划、加强协调”“要查各级政府、各部门的主体责任,严肃问责”。实践证明:人大常委会主动围绕党委决策部署谋划工作、确定履职方向,既是讲好党言党语和法言法语的政治要求、具体体现,也有利于推动人大监督与党内监督同向发力、同频共振。人大立法、决定、监督等重大事项和情况及时向党委报告、向纪委监委抄送,既增强了人大履职行权的政治性、权威性,也有利于为党委做出决策、纪委监委开展监督提供参考依据。

 

二、推进党内监督与人大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的思考

(一)形成有机贯通、相互协调之识。一方面,要认清重要意义。党内监督指的是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党委(党组)全面监督、纪律检查机关专责监督、党的工作部门职能监督、党的基层组织日常监督、党员民主监督的党内监督体系。党内监督、人大监督是党和国家监督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对国家公权力进行监督和制约,都是治国理政的重要工具。推动两者有机贯通、相互协调,是健全党委统一领导、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监督体系的重要内容,是构建全方位权力监督格局的现实需要,有利于增强监督的严肃性、协同性、有效性,有利于形成有效的监督合力,提高监督实效,减少被监督单位工作负担。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党内监督在党和国家各种监督形式中是最根本的、第一位的,但如果不同有关国家机关监督、民主党派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等结合起来,就不能形成监督合力。”另一方面,要厘清相互关系。充分发挥党内监督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中的主导作用,这是由我们党的执政地位决定的,党内监督是党领导权的重要体现。只有党内监督有力有效,促使党的领导干部模范遵守法律法规,做到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用权受监督、失责必追究,才能以党内监督引领人大等其他各种监督发挥作用。弱化了党内监督的主导地位,人大监督很可能流于形式、难以体现监督权威。同时,党内监督的重点对象是党的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人大监督的重点是工作和法律监督,只有把对人和对事的监督有机结合、统一起来,才能形成全方位的监督压力。因此,要以党内监督统领和带动其他各类监督在国家治理体系中找准定位、找到发力点,人大监督必须服从、服务于党内监督。

(二)把握有机贯通、相互协调之要。一是坚持党的领导。历史和实践证明,党委的重视和支持是推进党内监督与人大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的根本保证。一方面,各级人大要围绕两种监督有机结合开展调查研究,主动向党委汇报,争取党委重视和支持,为党委做出决策部署当好参谋、提供意见。目前,全国大部分地方人大在推动这项工作还处于“观望”或者“等待”的态度,不敢第一个吃“螃蟹”。另一方面,要坚定自觉把党的领导贯穿依法履职和工作的全过程和各个方面,使党的主张通过法定程序成为人民共同意志,从法律和制度层面确保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有效贯彻实施。二是坚持依法办事。法是党的主张和人民意愿的统一体现,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法律,党领导人民实施宪法法律,党自身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这是党的领导力量的体现。因此,在推进党内监督与人大监督有机统一的过程中,必须始终坚持依法办事原则,人大的各类监督活动必须依照法定职责、限于法定范围、遵守法定程序;党内监督活动要严格执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坚持纪在法前、纪严于法,推动执纪执法贯通、有效衔接司法,依法办事、依规办事、依纪办事,推进党内监督工作规范化、法治化。因此,各级人大应参照全国人大有关做法,依法有序推进同级监察委向人大常委会报告专项工作,积极探索同级监察委主任列席常委会会议。三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按照我国政治体制的设计,党内监督、人大监督归根到底都是代表人民的利益,代表人民对公权力进行制约和监督。因此,各类监督活动必须把维护人民的利益、实现社会公平正义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聚焦人民反映最强烈、与人民群众最直接、最现实的重大问题和历史遗留问题,把监督与支持落到老百姓的心坎上,做到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就监督什么,以维护群众利益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

(三)找准有机贯通、相互协调之点。一是信息共享。党内监督与人大监督在监督内容、监督对象上各有侧重、各具优势,但各自监督活动获取的信息资源是可以共享共用的,这也是推进两种监督有机结合的关键所在。要探索建立监督信息资源共享互通机制,有效整合党内监督与人大监督资源。如,在推进信息共享方面,可以由党委牵头,探索建立由党内监督为主、人大监督等其他各类监督都参与的共享信息平台,重要信息可以及时互通。二是工作共推。在推进“巡评结合”工作实践中发现,党内监督、人大监督在实际工作中有共通之处,一些工作可以深度融合、一体推进,这样既有利于整合两种监督资源,减少被监督单位的工作量,也有利于更加全面检查、了解被监督单位的情况。如,发布监督公告、召开动员会、走访座谈、设立共同举报信箱和电话等。但监督中一些不适宜公开或者需要单独开展的工作,要各有侧重、分头进行。如涉及党的秘密、廉政纪律等工作,人大就不宜介入。三是成果共用。成果共享共用是推动两种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的落脚点。在监督中,人大监督的成果要及时向党委报告。同时,人大可以通过党内监督情况查找被监督单位执行法律和履行岗位职责存在偏差的根源。在推进问题整改、工作落实方面,党的有关部门、人大有关专门委员会既要坚持分类处置,又要联合发力、相互借力,推动问题真正整改到位。

(四)创新有机贯通、相互协调之法。一是推进联合监督。开展联合监督是推进两种监督有机贯通的重要方式。在确定监督对象时,各级人大要提前与党委有关部门进行沟通协商,年度工作要点、监督计划等主动向市委报告,会同纪委监委部门,围绕党委年度中心工作、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每年选择1-2项工作或1-2个单位单位开展联合监督。如加强国有资产监督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人大、纪委监委可以就此开展联合监督。二是推动力量整合。在监督工作中,党内监督处于主导地位,但需要人大监督等其他监督发挥专业特长、领域优势,可以探索整合监督力量。如,为推进信息共享,人大、党委有关部门可以明确专门人员,负责对监督信息的收集、处理和传递。在具体工作中,可以成立联合监督工作组,由党委部门、人大有关人员组成。三是推动监督形式对接。监督法赋予人大的监督方式包括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执法检查等7种类型,但近年来地方人大还创新了很多监督方式,如工作评议、述职评议等;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明确的党内监督形式主要包括巡视、巡察、党内谈话、领导干部述职述廉、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插手干预重大事项记录等。推动监督形式有效对接、密切配合,两种监督就能够深度融合、真正贯通。如,人大工作评议不仅可以同市委巡察相结合,还可以同领导干部述职述廉相结合;质询、特定问题调查可以同党内谈话相结合等。

 

(本文刊发于2020年9月30日出版的《怀化人大》杂志第四期“调研”栏目,作者系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研究室主任,研究室综合科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