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社区矫正社会调查评估标准化操作初探
时间:2016-08-24 17:12:51点击数: 来源: 怀化人大

社区矫正社会调查评估标准化操作初探

◆王光中 谢亚满

 

社区矫正社会调查评估是非监禁刑事执法工作的关键环节,不仅是裁定机关据此裁定适用社区矫正的参考依据,也是执行机关据此制定具有针对性的矫正方案,对社区服刑人员开展有效的矫正教育的基础。然而,目前社区矫正社会调查评估在法律层面上和具体操作上至今还缺乏一个法定的、明确的具体标准,致使社会调查评估意见的效度和信度较低。

一、社区矫正社会调查评估缺乏明确具体的法定评判依据。

现行法律中,适用社区矫正的法定条件分别规定在《刑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四项,《刑法》第八十一条第一款,《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三款。从上述零散的法律规定中,可以看出,被告人或者罪犯是否适用社区矫正的评估标准有三个:一是社会危险性;二是再犯罪风险性;三是重大不良社会影响程度。而“社会危险性”、“ 再犯罪风险性”“ 社会影响程度”三个法律术语的内涵和外延没有相应的司法解释予以界定,致使法定的评判标准笼统模糊,可操作性程度极低。

相对于立法上的概念模糊,在《社区矫正实施办法》和部分省市实行的《社区矫正社会调查评估暂行办法》中,对社区矫正调查评估制度调查小组的组成、调查的内容、调查方式、方法、评估的组织形式和程序做了较为具体的规定。但是,在实际操作上依然缺乏科学性、规范性和系统性,换句话,就是标准化的社区矫正调查评估体系没有建立。

二、科学系统的标准化调查评估体系的缺乏,导致社会调查评估活动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1、判决、决定机关对调查评估意见采信的随意性较大,损害了社区矫正机构的社会调查评估的权威性。笔者作为一个基层的社区矫正的执法人员,曾经遭遇到这样一个调查评估案例:经调查核实,被评估的被告人长期以赌博为业,负债累累,债务纠纷不断,平时游手好闲,性格暴躁,社会交往复杂,居住地群众和村委会对其综合评价极差。因此,县司法局认为该被告人一贯表现较差,无合法收入和正当职业,无悔罪认罪表现,社会支持系统异常,监管环境差,监管措施难以落实,再犯罪风险较大,适用社区矫正对所在社区有重大不良影响。但是,法官在对调查评估意见的采信情况回复函中认为:你局认为被告人某某无悔罪认罪表现,我院认为该犯有自首情节,且已经在接受社区矫正保证书上签字;你局认为该被告人欠有巨额赌债,我院认为无证据显示其有巨额赌债,最后得出不予采纳评估意见的结论。评估意见书中涉及的其他事实和理由,回复意见却避重就轻没有提及。

2、社区矫正机构在调查搜集资料中存在片面性和表面性,证据资料与评估结论之间的关联性程度不高。

《湖南省社区矫正社会调查评估暂行办法》规定,调查小组需要走访调查被告人或者罪犯的所在社区、家庭、单位,了解被告人的居所情况、家庭背景,一贯表现、犯罪的后果及影响、生活来源和监管条件,综合分析被告人或者罪犯的再犯罪风险,然后由县级司法行政机关集体评议做出是否实行社区矫正的建议。但是,由于没有具体细化到个人特定的生理因素、心里因素、社会环境、社会关系和社会互动等与被评估对象再犯罪可能性的相关变量,因而,对于基层社区矫正执法人员来说,在调查中常常找不到搜集、整理资料的方向,也无从对材料变量间的关系进行探讨。笔者发现,实践中司法所的调查笔录的内容简单片面,书面评估报告语言空洞甚至于千篇一律,分析说理苍白无力,结论非好即差,非黑即白,没有中间地带,违背了辨证法的基本原则。

 3、社区矫正机构与裁定机构的角色冲突,考量适用社区矫正的条件时存在倾向性“执法”现象。

不同的职业角色,对社区矫正的适用条件的法律思维不同,结论也不同。法官大多是从量刑角度,以犯罪的性质、量刑情节和社会影响等方面来评判社区矫正的适用。如果被告人法定量刑幅度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下,有自首情节,被害人能够谅解,一般情况下,会倾向于对被告人适用社区矫正。司法行政机关一般是从监管风险的角度,重点考虑被告人是否能够落实监管措施的因素。由于没有统一的标准化的操作规范,两个机关的角色冲突导致的意见不一致就很难说谁对谁错。

综上所述,从我国现在的社区矫正社会调查评估开展方式来看,基本是简单的“推断”。所谓“推断”,就是“推论”和 “断论”,推断的结论一般不具有可以讨论性。

三、通过定性、定量研究方法建立社区矫正社会调查评估标准化体系的可行性。

社区矫正社会调查评估活动,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社会工作,需要解决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被告人或者罪犯是否适用社区服刑不致危害社会,一个是发现即将进入社区矫正的服刑对象产生犯罪问题的原因,进而有针对性地矫正其不良行为和心理。在调查评估活动中,调查小组需要全面客观地分析被评估对象,挖掘出隐藏在表面现象背后的本质问题。如果没有科学合理的方法,社区矫正调查活动往往会失去方向,甚至走入绝境,导致社会调查评估活动流于形式。建立标准化的定性和定量分析体系是一个及其复杂的过程。作为专业的刑事执法调查评估活动,就必须使用科学合理的社会科学研究方法。

实践证明,通过对个人特定的生理因素、心里因素、社会环境、社会关系和社会互动等与社会危害性、再犯罪风险性关系密切的相关变量进行分析,再通过定性研究的方法,构建一个评判个体是否能够适用社区矫正的科学的、系统的、较为标准化的评判体系,具有可行性。例如,英国反社会排斥局将教育、就业、毒品与酒精使用、罪犯精神与生理问题、社会态度与自我控制、监狱化、罪犯生活技能、住房问题、理财能力、与亲友交往等10个因素确定为与重新犯罪密切相关的因素,然后对重新犯罪与犯罪史的关系进行r系数检验。在社区矫正实际工作中,笔者通过对在册管理的社区服刑人员统计分析发现,年龄与社区服刑人员犯罪变量关系为纺锤式结构,受教育程度与社区服刑人员犯罪变量关系为倒三角形结构。

社区矫正社会调查评估标准化体系的建立,是一个非常复杂宏大的项目,为了确保调查评估标准化操作的权威性,应当由国家政府有关机构组织进行采样和分析,制定统一的评估操作细则,由专门的官方机构正式颁布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