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怀化边远山区农村学前教育、小学教育现状之思考
时间:2021-06-08 01:47:16点击数: 来源: 怀化人大
怀化边远山区农村学前教育、小学教育现状之思考

张祖华

 

乡村振兴的基础是人才振兴,人才振兴的源头是 乡村教育。

一、怀化边远山区农村幼儿园、小学布局情况调查

以沅陵县筲箕湾镇、荔溪乡为例。沅陵县筲箕湾镇金华山村距离镇办中心完小、幼儿园21公里,全村1756人,3岁至5岁幼儿72人,6岁至12岁儿童129人;无幼儿园,有小学办学点(限二年级),一位老师,一名学生。思通溪村离原用坪集镇9公里,全村人口1275人,3至5岁幼儿41人,6至12岁儿童77人,无幼儿园,无小学办学点。荔溪乡谢村离集镇23公里,全村2453人,3至12岁儿童474人,无幼儿园,一至二年级办学点一个,两位老师,三名学生。荔溪乡双合村离集镇19公里,全村2775人,私立幼儿园一个,占地面积540平方米,教舍面积300平方米,招有83名幼童,校舍严重不足;有一村办教学点(一至二年级),老师三位,学生26人。调查发现:集中办学校后,边远山区小学教学设施基本损坏,除荔溪乡双合村有私立幼儿园和村办学点以外,金华山村和谢村处于停办边缘,思通溪村则无幼儿园和小学办学点。在所调查的乡村中(除荔溪乡双合村外),99%儿童从3岁起由监护人在集镇租房陪读,教育开支约每个儿童每年6000元左右,直至小学毕业。(怀化市其它县市区的情况基本相同)。

二、农村教育应以集中办学和分散办学并存

集中办学校有它独特的优势,但边远山区农村,儿童集中到乡镇幼儿园、小学入托入学,不符合农村实际情况:1、乡村道路弯多路窄,大部分公路在悬崖边,且路途遥远,公路防护措施少,不适合校车接送;2、监护人租房陪读,减少了农村劳动力的输出,增加农民的负担;3、集中办学与“学好上、好上学、上好学”教育理念有冲突。集中办学与分散办学并存,能体现出农村教育从工具型教育向主体性教育转变,在教育理念上凸现出农村主体性教育的价值观。

从调查统计的数据看,边远山区以村为单位,办幼儿园,办完全小学安全可行,其优点:1、学生生源充足;2、儿童就近上学,方便老师与家长沟通;3、儿童的生活环境和学习环境要优于外出租房的居住和学习环境;4、多名家庭成员的监护管理强于一个人陪读监护管理;5、减少农村家庭因子女入托上学的额外费用支出。

三、建设好山区农村学校硬件设施,健全农村教育造血功能,完成自身人才培养

边远山区农村教育师资问题历来是难题,特别农村小学教师,因工作环境、居住条件、交通等诸多原因,不安心本职工作和离职的较多,教学质量达不到预期目标;要解决师资问题的根本,其一,筑巢引凤,多渠道、多方位引进师资力量的同时,要在学校硬件建设上下大功夫,农村学校建设与城市学校建设的区别是让外来的老师有居住的地方,有“家”的感觉,是老师安心服务农村教育的关键;其二,在于健全自身造血功能,既增加农村中学优秀毕业生免费进师范学校读书的名额,毕业回乡从事小学和幼儿园教学工作,反哺桑梓,帮助更多的山区孩子追梦,并把这种培养山区农村教师的方式作为一种制度执行。

四、政策与财政资金大力向农村教育倾斜

乡村振兴战略是解决新时代“三农”问题,加快我国农村现代步伐的重要战略部置。乡村振兴的实现最终靠人才,而人才培养靠乡村教育,中国教育的未来不是教育者的事情,也不是受教育者的事情,是全社会的事情,改革和夯实边远山区农村基础教育很有必要。各级政府要在地处边远山区农村幼儿童教育问题上,给予政策与财政上特别倾斜和扶置;要将边远山区农村幼儿童教育作为乡村振兴重点来抓,资金落实到位,责任落实到人;因地制宜,实事求是,设立公办村幼儿园、村级完全小学。完善边远山区农村的教育制度,守护边远山区农村孩子的求学梦想。只有农村教育进步了,中国教育才会从根本上进步。
(作者系怀化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工作人员)